最新公告: 上海耀世娱乐外教公司提供游戏开发,运营,补丁等,始终屹立于游戏开发最前沿,提供最新热门游戏
人才招聘
联系我们
地址:上海市南京市玄武区玄武湖
Q Q:8877042
飞机:http://www.ak168.vip/
邮箱:http://www.ak168.vip/
人才招聘

当前位置:主页 > 人才招聘

  落枫,掩盖了整座山头,比比皆是,满壑满谷……

  快速,一阵风起,残红随之起舞,婆娑的沙沙声扰人宁静的思绪。

  坐在树下的女子本能地拍拍身上的枯叶,小嘴碎念着,“为什么在哪儿都不能好美观本书呢?在府中有阿玛与额娘嘀咕,来到这儿你们这风呀、叶呀的又不肯放过我。”

  靠在树干,她才翻开下一页,又是一阵狂风席卷而来,将她搁在腿上的书册给吹飞了!幸亏她眼明手快的一把抓住它,忍不住又对耳边吼叫的风抱怨着,“哇,你们愈来愈过火了,竟然敢抢我的书,不欢送我是吗?那我回府不就行了。”

  她便是恭亲王府的小格格水宓,自幼聪明机灵、慧黠可人,一张水嫩标致的小脸更是美得不可方物。

  但同时她也兼具了令人头疼的个性,性喜阅读各类书册,有着过目不忘的本领,近几年却坚信解梦之说,虽已达适婚的十七岁,但她坚决反对阿玛额娘替她作主,因她以为她能够从梦中找到如意郎君。

  恭亲王自皇帝登基起便请调南居,往常已有七、八个年头,直至年初才被皇上调回京城担任吏部尚书一职,底下有二子,均在各地为朝廷做事,常年不在府中,因而只剩下这位掌上明珠承欢膝下,恭亲王夫妇自然是对她心疼有加,历来不敢强迫她做什么事。

  只不过也不能就这么听任下去,假使不提上几句,这丫头一点都不为本人的终身大事焦急,再拖拉个几年,他们心爱的宝贝就变成了老宝贝,没人要了怎样是好?

  见她抱著书册回来,恭亲王逮到时机就软语问道:“宓儿,去哪儿了?”

  “后山看书。”瞧阿玛那张笑眯了眼的面孔,水宓已惊觉不妙!

  “这样呀,那么看完书了,阿玛有正事想向你提提……刑部贺富大人的长公子今年已是弱冠之年,为人坦率耿直,好得没话说,你想不想——”

  “阿玛,我不是说了,我要嫁的夫君一定要本人找,您就别勉强我了。”不等王爷说完,水宓已噘起小嘴拒绝。

  但是福晋佟佳氏可不是个宠孩子的母亲,她立即起身来到她面前,“宓儿,只需一提及你的亲事,你总是用这样的理由推延,那额娘问你,你哪时分才干将你理想的夫婿带来给我们看看?”

  “额娘,您就再等等。”她鼓着腮帮子,对着恭亲王眨眼求救。

  恭亲王只好上前劝道:“福晋,你就——”

  “王爷,你就别再宠她了,她是我怀胎十月所生的,难道我会害她?你不想想她从及笄开端就拿这理由堵我们的嘴,如今曾经两年过去了,连个鬼影子都没看到。”佟佳氏猛地叹了口吻。

  “您怎样说将来的女婿是鬼影子呢?”淘气的水宓吐吐舌尖。

  “你少跟我贫嘴。”

  见水宓的小脸冤枉得皱起,恭亲王的心都快拧出血来,于是他又插了话,“要不你就再给宓儿一个期限,别把她逼得太紧了。”

  “期限?”佟佳氏考虑了一番,随即点点头,“行,宓儿,额娘就再给你两个月。还有,固然我们让你本人找夫婿,但可别找个没身分、没位置又不入眼的人,晓得吗?”

  “什么?”水宓倒抽口吻,随即蹦到福晋面前,“额娘,这太难了,您不该有门第之见呀,更何况才两个月,我要上哪儿变个夫婿出来呢?”

  佟佳氏漾出一抹笑,慈蔼地握住她的手,“宓儿呀,嫌两个月太长吗?那就一个月好了,反正你这话也曾经说了两年多了,至于怎样变出来,我置信我女儿的本领。”

  弯起嘴角,她悄悄拍拍水宓的肩,“好好努力,额娘等着呢。”

  说完这话,佟佳氏便蹬着花盆底鞋一步步分开了。

  向来天不怕、地不怕的水宓傻站在原地,被额娘的几句话震得都快不能呼吸了!好不容易苏醒过来,她赶紧抓着恭亲王求救,“阿玛,怎样办?额娘刚刚说的是真心话吗?”

  “唉!”恭亲王摇摇头。

  “您这是什么意义?”

  “难道你还不理解你额娘,她的个性先软后硬,之前曾经让了你两年,如今板起面孔也是为你好,怕你一年一年虚度了。”恭亲王也只好跟着劝她,由于他分明妻子的个性,只需说出的话就不会更改了。

  再说,他就算疼她,也不能让她继续玩下去,青春逝去是再也追不回来的。

  “阿玛,可是才两个月,那怎样成?”她仓皇地摇着他的手,“您替我去跟额娘说一声,再一年……一年怎样样?”

  “一年太久了,半年我还能说说看。”他想想又道:“其实你额娘早已为你物色了好几位不错的人选,你要不要参考看看,说不定——”

  “阿玛,别再说了,人家是希望您能替我说话,怎样连您也这样,人家可不嫁凡夫俗子的。”她很自傲的说。

  “那些人都不是凡——”

  “反正人家不要嘛,阿玛您就别说了,我头好疼喔。”她捧着脑袋,“我要回房休息了。”

  “好好好,快去吧。”恭亲王不再说话了,担忧将他的宝贝给累坏了。

  “那我去休息啰。”跑出大厅没多久,她又奔了回来,“阿玛,是您刚刚说‘半年’的喔,可不能食言。”

  “呃,我只是……宓儿、宓儿……”恭亲王还想解释什么,没想到这小丫头竟然一溜烟不见了。

  但是又能如何,谁要她是他的心肝宝贝,他可舍不得让她遭到半点冤枉。

  * * *

  午后,清风拂掠,恭亲王府中的柳枝刚刚抽芽,摇曳在莲花池边。

  莲花池的前方是水宓的住所,年初才刚整饰一新,楹柱伫立于两侧,绮窗透着亮粲的晕光,将一整条的回廊照射得亮粲不已。

  认真一瞧,水宓居然就趴在窗棂上睡着了,斜落的光影打在她吹弹可破的肌肤上,更显得娇美动人。

  但是从她微启着小嘴可看出,她睡得可香甜着,此举非但不觉得有失礼教,反而心爱诱人,让人见了都恨不得掐一下她粉嫩的腮帮子。

  但是水宓如今整个心神全陷落在她的梦中。

  梦里她看见一位青丝老翁站在高高的山岭上,指着正在她眼前匍匐的乌龟捻须笑说:“水宓格格,正在寻觅良人是吗?跟着它你就会遇见此生最合适你的男人。”

  “老爷爷,难道我的郎君是只乌龟?”水宓惊愕地问。

  “哈……当然不是。”

  “那就是养乌龟的人?”她瞪大一对晶亮的眸子,继续问道。

  老爷爷摇摇头,只道:“老夫再送你一样东西,接着。”

  忽然,一样东西泛着闪光落在水宓眼前,她赶紧伸出手接住它,翻开掌心一看,竟是一块透明闪亮的石头!

  咦,这是什么意义?

  她带着猎奇正要追问,但是站在山岭上的老爷爷曾经不见了!

  “老爷爷……老爷爷……”她一双藕臂不停挥舞,小嘴喃喃念着。

  “格格,格格……您醒醒啊。”丫鬟春桃赶紧拍拍她的脸叫醒她。

  水宓立即抓住她,眨眨眼睛说道:“春桃,怎样是你,老爷爷呢?他去哪儿了?”

  “莫非您又梦见相同的梦了?”春桃不可思议地问。

  “原来还是梦。”坐直身子,水宓摇着脑袋,气馁的喃喃自语,“天,这曾经是第几次了?”

  犹记得两年多前她梦到这一幕情境之后,这些片段经常反覆呈现在她梦里,不时紊乱她的心,让她都搞不分明是真是假了。

  “您是不是病了,否则为何经常梦到同样的梦,这不是太玄了吗?”春桃自小跟在水宓身边,水宓的事她都晓得。

  “我才没生病呢,书上说了,梦是一种预兆,我置信我将来的夫婿就快呈现了。”

  水宓不断对此疑神疑鬼是有缘由的,还记得在她十岁那年忽然生了一场重病,恭亲王急得找来城内一切的名医,以至是连宫内的御医都快马南下也治疗不好她,就在他们万念俱灰之际,忽然来了位中年男子,自称能够医好格格的病。

  当时王爷与福晋对水宓的病情早已一筹莫展,只好死马当活马医,让他试试看,只见他拿出一颗药丸让水宓服下之后,隔天她竟然就这么好了!那位先生临走前赠予水宓一本书,希望她长大后能够研读。

  但是等不及长大,从小就爱阅读的水宓便翻阅了起来,虽然这本书里所写的梦境之说她似懂非懂,却也看得万分入迷。

  以至看完之后还意犹未尽的让府中管家帮她去找这类的书册,直到两年前开端,她不断反覆作着同样的梦后,她愈加坚信书中所言,以至启齿闭口都是一些怪异的论调,全府的人都疑心她是不是走火入魔了。

  明知该阻止,但从小被宠坏的格格又不听劝,让王爷与福晋皆伤透脑筋,却又拿她没方法,只好随她去了。

  “若是这样的话,格格您是不是该进来找找,不断窝在府邸里,将来的姑爷又不会忽然冒出来,别忘了福晋给您的期限曾经过了一个多月了。”春桃提示她。

  “说得是,我不能不断待在家里作梦呀!”水宓赶紧跳了起来,“快,帮我更衣。”

  “是。”春桃立即找了件春芽色的衣裳帮她换上,使她青春漂亮的小脸更充溢了朝气与亮丽的光泽。

  “你不用跟着了,我自个儿进来就行。”春桃若跟在身后,肯定一路上叨叨絮絮的,把她的乌龟吓跑了怎样办?

  春桃一脸尴尬,“可是福晋叮嘱过……”

  “我额娘若问起,就说我自个儿偷溜进来的,那不就成了?”绽放一抹调皮的笑颜,她旋即拍拍春桃的肩,开开心心肠出府了。

  走在北京城的石板道上,水宓四处观看着,偶然被两旁摊贩所贩售的小饰品吸收了眼光。

  就在这霎时,她看见一名推着车,车上挂着长幡,上面写著「铁口直断”的算命先生迎面而来,对命理极有兴味的她立即跟了上去,想找时机向那人讨教讨教。

  可是,就在转过巷弄时,正好有辆疾奔而来的马匹,差点撞上了算命先生,水宓心下一惊,在这迅雷不及掩耳的霎时立刻将他拉开,“哇,这是谁骑的马啊,这么不规矩,我回去要请我阿玛好好查查,这里可是人来人往的北京城耶。”

  “小姑娘,谢谢你了。”算命先生认真看看她,笑容道:“好意会有好报。”

  “我不需求好报,我只需能赶紧找到乌龟。”可这一路上没一个店家在卖乌龟呀。

  “乌龟?!”老先生眉一扬。

  “呃,不是啦,反正就是这么一件事。”水宓见他推着的车里放置着桌椅,“素日你都在哪儿替人看相?”

  “就在那个街角。”他笑着走过去,将车上的桌椅卸下摆好,并拿出笔墨砚台,不一会儿,一个小摊子曾经安顿好了。

  水宓看他就这么只身待在路边,要招徕生意并不容易,于是道:“老先生,这样吧,我帮你如何?”

  其实,她也是想看看这位算命先生的本领终究有多大。

  “小姑娘要如何帮我?”老先生笑笑。

  “看我的。”水宓立即清了下喉咙,接着扯开嗓门,大声喊道:“胡言乱语、铁口直断,算不准不用银子,对将来之事徘徊的朋友快来看看吧,可为各位指点迷津。”

  老先生听了,扬眉看看她,“姑娘,你又没让我算过,怎能确信我的才能?”

  “呃……那待会儿有人过来找你算命的话,你就让我目击一下,事后我再暗中察看你说得对不对,那不就成了?”她眼珠子一转,娇笑回应道。

  “哈……”他笑笑说:“好,那就试试看。”

  第1章(2)

  水宓继续呼喊的时分,突见一位年轻人悠悠哉哉的走了过来。

  诚实说,街边卖艺或卜卦看相之人左湛天是看多了,但还带着一位姑娘随行的倒不多见!只不过这位姑娘他仿佛在哪儿见过,却一时想不起来。

  于是他带着猎奇走了过去,对着算命先生说:“我想测个字。”

  “行,公子请坐。”他指着前头的椅子。

  左湛天坐下,拿起笔,心忖该写什么字呢?忽然想起今早一出门就差点踩到一只乌龟,于是漾出一抹笑,写上一个“龟”字。

  顿时,水宓瞪大了双眼望着这个字,呼吸都快中止了!

  接着,算命先生认真端睨这字后,笑意盎然地说:“传说中的四种祥兽乃麟、凤、龟、龙,瞧公子这字写来刚毅有力、笔法干练,又见您天庭丰满,可谓少年得志,公子身分应该不低才是。”

  左湛天先是一怔,随即笑了,“先生您谬赞了。”

  “还有,龟与归同音,归乃归宿、归属之意,而且这字上有一盖,下有两口,可见公子婚配的对象快呈现了,只不过它属慢行的动物,因而你们走来不会很顺遂。”折起这张纸,算命先生已说完该说的话。

  “哈……先生说笑,我可还没成家的打算。”左湛天摇摇头。

  “婚姻乃天必定,可不是公子自个儿打算便成的。”

  “好了,无论你说得对不对,还是谢谢你。”摸摸身上,左湛天蹙眉一想,六阿哥胤昊在离京之前吩咐他要多多救济贫民,刚刚他才把银子全给了人,这下怎生是好? 

  忽然他想起本人佩戴的流苏上有颗白玉水晶,于是解下递上,“很负疚,忘了未带银两在身上,这枚水晶价值不菲,能够替代吗?”

  “啊,透明的石头!”水宓立即抢了过来,认真瞧着,“没错,就是它……它就是老爷爷赠给我的。”

  “这位姑娘,把东西放下,它是我的。”左湛天从没见过如此粗鲁的女子,眉心忍不住紧颦了起来。

  “你真奇异,我又没要抢你的东西,既然你给了他,这东西就不是你的了。”说着,她将襟袋内一切的银子都掏了出来,对算命先生说:“这些是我身上全部的银两,我想向你买下它能够吗?假如不够的话,我马上回去拿。”

  “不用不用,这太多了。”

  “这么说你是愿意卖啰?”水宓大喜过望。

  “好吧,这块白玉水晶是姑娘您的了。”他笑着点点头。

  “谢谢你,真的谢谢你。”

  瞧她那副兴致勃勃的样子,左湛天真实是没方法承受,“这位姑娘,你怎样能够这么做?”

  “为何不可?我喜欢它呀。”水宓开心肠将它藏到身后,“而且……”

  她渐渐走到他面前,将他从头到尾瞧个认真,“嗯,长得不错,身高也行,本格……咳,本姑娘很称心。”

  左湛天瞠大双眼,难以了解的指着她,“你是谁?一位姑娘家竟然说出这样的话。”

  “我想说什么就说,从不避讳,反正你是我要找的人就对了。”

  天呀,可知她找他找了多久呀?!水宓偏着脑袋望着他,“你叫什么名字?家住何处?”

地址:上海市南京市玄武区玄武湖QQ:8877042导航站:http://www.ak168.vip/

Copyright © 2002-2022 上海大唐王朝外教公司 版权所有技术支持:大唐王朝